首页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文明联播
妹妹,我愿做你遮风挡雨的伞
发表时间: 2018-10-31 作者: 已有97147阅读

38年,马林英对毫无血缘关系的智障妹妹精心呵护、无悔付出的故事

   骤雨初歇,金风送爽。雨后,一缕缕燎红了残云且斜射向大地的晚秋阳光,慵懒地爬进竖井街道办事处华丰社区辖内的一间普通民房。隔着那层被擦拭得干净明亮的塑钢玻璃窗,窗外是河对岸的工矿企业如火如荼的生产景象,而呈现于小窗之内的,除了一盆长势葱郁的麒麟冠、一盆碧翠欲滴的燕子掌,还有两个年纪看上去相仿的中年女人。



   发丝蓬乱并歪着头瘫睡在床上的那个,名叫马丽艳(化名),是一名伴有癫痫的智力障碍者,此刻,她酣睡正香,可手指头却不忘紧紧地勾着那条被她摆弄得严重掉色的“金属”项链,外加平日里戴在腕子上的珠珠串串,再往掌心处一瞧,里面还握着常拿来玩儿的小镜子和木梳之类的。于一旁如同慈母般照看着她的,是她的姐姐马林英。说是姊妹俩,其实二人并无血缘关系,而是因为家庭的重组,有缘走到一起。
   马林英“姐妹”的故事,以1980年马林英的继母带着智障的女儿嫁到马家为开端,又因继母与马林英父亲的相继离世进而出现拐点——由已成家的马林英辛苦地拉扯着马丽艳。都说长姐如母,此话一点不假。在同一屋檐下生活的日日夜夜里,马林英既像母亲似的疼爱着马丽艳,又如同亲姐姐那般细心地照料着她,可怎奈今年已经44岁的智障者马丽艳实际智力仅达学龄前儿童的水平,尤其在与马林英一家朝夕相处的过程中,亦时常通过语言或是行动,做出过不少重伤姐妹感情的事儿,正因如此,街坊四邻这才苦口婆心地劝说着马林英:“要不就把丽艳送到福利院吧,这样,也不至于影响了你自己的生活啊。”尽管这些声音及劝阻,都是好心、皆是好意,但马林英始终如一,依旧尽着姐姐的责任,她一路包容、爱护着马丽艳,用自己的点滴呵护与全心全意的付出,为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妹妹撑起一把遮风挡雨的大伞……
家庭重组,但爱始终如一
   若非生母在马林英幼年时便撒手人寰,马林英恐怕也不会对母亲的印象愈发模糊:至今,她连母亲在生前是做什么的,甚至长什么样子,都全然不记得了。直到1980年继母嫁到马家,马林英才透过继母那女性的温柔和为母对子女的细心关怀,感受到母爱的温暖。
   然而,继母过门时并非只身一人,她还带来一个智障并且患有癫痫症的女儿。因生下这个身体状况有些特殊的孩子后,原先的夫家想将孩子过继给他人抚养,其母心疼骨肉、执意不肯,最终只好狠下心来与此前组建的家庭一刀两断。
   这个特殊的孩子来到马家以后,被马林英的父亲取名马丽艳,成了马林英的妹妹。虽说马家条件较差、生活得很是清贫,但家中的每个人都过得快乐不已。了解到马林英爱跑爱跳,脚上的鞋子不是坏了帮,就是掉了底的,细心的继母便拿出自己省吃俭用攒下的钱,给她买来一双比猪皮鞋贵上几倍的牛皮鞋;看到马林英正穿的衣裳破了洞,继母便唤她脱下,悉心为她缝补;瞧见街坊四邻的孩子们拿着零花钱买了零食,继母也会特地买来一些,给马林英和马丽艳她们解解馋……
   马林英是个心怀感恩之人,她感受到继母的良苦用心,也知道做人应当“以此之真心换彼之真心”,参加工作以后,马林英工资微薄,却凡事都惦念着父亲和继母: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马林英的工资还不到30元,她从中拿出一多半,给父亲、继母,一人买了一件兔毛织制的毛衫;流行毛呢大衣那年,马林英选出一款较好的毛呢料子,她寻来裁缝给家中二老量体,做了两件漂亮的新衣……一来二去,母女俩的关系越走越近,有时,在外人眼里,她们甚至比亲母女还要亲。
   提到继母的亲生女儿马丽艳,马林英是这样说的:“妹妹来到我家那年,仅5岁。那时,我经常带她和住在附近的邻居或同学一起玩。他们都是十多岁的大孩子,正处于调皮捣蛋的阶段,见丽艳笨拙、与其他孩子明显不同,他们不是用言语嘲讽她,就是趁我不在时偷偷地欺负她。不止一次,我看到有邻家的孩子一边在前面奔跑,一边讥笑着我妹妹,由于丽艳压根就听不懂他们所说的话,认为对方在同自己玩耍,于是,她开心地紧跟其后,并且乐在其中。作为一个正常人,我是明白这些话的意思的,因此,揪起那几个淘气的小孩,向他们的家长告状,已成了我为妹妹‘讨回公道’时经常做的事。为避免邻里之间产生嫌隙,老实巴交的父亲总是对我说‘林英啊,这些孩子都在咱一左一右住着,我看就算了吧,以后,咱带丽艳在家里玩就是了。’”
   一边是疼爱自己的继母,一边是需要自己保护的妹妹,马林英觉得,自己应该再勇敢些、再坚强些,好能早日扛起家庭的重担。父亲过世后,已有了自己的小家庭的马林英与继母和妹妹的心并没有分开,她始终认为,即便继母嫁给父亲一天,那么她都是马家的主母,就算父亲不在了,她与继母和妹妹的家依然还在,她要尽到为女和为姐的责任,替父亲继续照顾马丽艳母女。
2005年前后,年迈的继母不慎患上肺结核,不得不在一所离家很远的专科医院接受治疗。要知道,肺部的结核病是一种经呼吸道传播的慢性传染病,通过患者咳嗽、打喷嚏或大声说话时喷出的飞沫就能够传染他人。面对以上种种,马林英毫不畏惧,在她看来,没有什么比继母恢复健康更为重要的了。继母患病期间,马林英每天下班以后都要与一位亲属交替着照顾继母,同时又要兼顾着安排妹妹马丽艳的饮食起居,那时,她深感自己的身体已累到发飘,却咬牙坚持着,直至继母出院。继母患腿疾那年、行动不便,马林英甘愿成为继母的双腿双脚,她背着老人到处活动、做着康复锻炼,数月如一日,毫无怨言。继母说:“人到晚年,能够有像林英这样的女儿在病床前尽孝,是我这辈子修来的福气呀。”马林英却说,一家人能够相依相伴,和和美美的生活在一起,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幸福。
身无血缘,但亲情浓于血
   数年前的一个夜晚,让马林英不愿接受的那件事还是发生了:给予她母爱、温暖她心灵的继母,永远地离开了他们。
   从此,马林英成了马丽艳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,她欲把妹妹接到家里同住的事儿,与丈夫及儿子商量一番,可每每话到嘴边儿,她因担心爷俩反对而又咽了回去。令马林英没有想到的是,爷俩非但没去多问,反倒是同她产生了某种共鸣——未等她开口,爷俩便纷纷表示:“咱把丽艳接过来吧。”
   照顾妹妹,马林英可谓事无巨细——饭菜要温度适宜,不能过凉或过烫;坚硬或锋利的物品要收放到马丽艳够不到的地方,以免弄伤了她……在马林英家那所并不算大的房子里,马林英同丈夫居于里屋,而马丽艳的床刚好对着马家夫妇的卧室门口,如此,既能及时的知晓妹妹的需要,也能更好地防止她在玩耍时不慎受伤。马林英告诉记者:“丽艳的作息时间与我们两口子截然不同,有时一到后半夜,她就会打开电灯,从四周翻找来一些小物件、小玩具什么的,自己独坐一处、默默地摆弄起来。有一次,她玩着玩着,不小心从床上栽到地面,一条胳膊摔成骨折、受伤的肩膀也肿得如发面馒头一样高,从那以后,我和丈夫便对丽艳的安全尤为关心,但凡是能够对她造成伤害的事物,我们都会提早防范。”
   然而,并非每件事情都能够预防得住,比如,疾病。马丽艳胃部痉挛那次,着实把马林英给吓坏了。在家时,马丽艳始终捂着胃,一直无法坐卧,她浑身虚汗,呈现在脸上的是一副龇牙咧嘴的表情。见马丽艳被病痛折磨的这般难受,马林英与丈夫立刻带她赶往医院,谁知,医生问诊时,马丽艳起初支吾了好半天,后来竟回答“自己哪都不疼了”,话音刚落,她便像没事了似的,起身提起鞋子,大摇大摆地走出门去。那边的医生被马丽艳此举弄得一头雾水,这边的马林英背靠着医院的冰冷墙面,她先是轻声抽泣着,没过多久,整个人便滑坐在地上,失声痛哭起来。马林英之所以难过,并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妹妹的情况比较特殊,她无法像正常人一样,准确地描述出自己的病状,好在医生再次对马丽艳进行诊疗,找到了患病的根源。还有一次,马丽艳突犯癫痫,整整两天一夜,她抽搐不止、更粒米不进,马林英一边心疼地抹着眼泪,一边用颤抖的双手端来一碗刚刚熬好的白粥,丈夫负责掰开马丽艳的嘴,马林英吹着粥里的热气,一勺一勺地喂进妹妹的嘴里……经过夫妻俩的这番“抢救”,马丽艳化险为夷。
   马丽艳与马林英共同生活的38年里,马丽艳原生家庭的生父以及几位有着血缘之亲的姐妹竟从未露面,反倒是马林英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姐姐,对马丽艳不离不弃、为她遮风挡雨。38年来,马林英从未因马丽艳与自己非同父同母所出而丢下她不管,也未因旁人的异样眼光而亏待妹妹。在马林英心里,马丽艳就是自己的一奶同胞,这种亲情浓于骨血,更胜过血缘。
世事无常,但爱仍旧延续
   在马家姐妹的相处模式里,马林英属于单方面持续付出型的,而马丽艳因身体情况所致,所以不曾用言语来答谢姐姐的好。
   不过有一次,马丽艳的一个小小的举动,却令马林英感动了许久,至今提起,当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:若干年前,一位邻居与马林英嬉闹,让马丽艳误认为此人要伤害自己的姐姐。或许是出于本能反应,她径直冲上前去,把对方重重地推倒在地,嘴里还不停地咕囔着:“打,打,打姐……”为避免妹妹误伤到人,马林英赶忙拉过马丽艳,将其紧紧地拥入怀里。
   当然,马丽艳也有自己表达情感的方式,她总是亲昵地抱住马林英,用头轻轻地蹭着姐姐的身体,作为回应,马林英会抚摸着妹妹的头,目光所落之处常常是摆在窗前的那两盆观叶植物——麒麟冠与燕子掌。采访马林英那天,记者问道:“为何不养几盆开花的植物呢?花朵盛放时,该是一幅多么美好的画面啊。”马林英回答说:“每天都忙于照顾妹妹,我也无暇顾及这些花花草草,我爱人喜欢花,于是便养了这两盆易栽易活的绿色植物了。”
   2014年,马林英被查出患直肠癌的消息,无疑让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遭受到沉重的打击。马林英是个心思颇重的人,她总是想着:妹妹每个月都要依靠药物治疗,丈夫身体又不好,也需要定期服用缓解病痛的药,如今我再生病,仅凭我每月这点退休金是远远不够的,如果我的身体垮掉,那么妹妹马丽艳应该如何是好?想到这些,担忧之情顷刻间便涌上马林英的心头。为了不让家人担心,她只好装作若无其事,配合着医院的治疗。患病期间,无私的马林英想的不是自己,而是考虑打一份工,为家庭增添一部分收入。她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找到一份扎制纸花的兼职,而选择它的初衷,主要是作业时间灵活,可以随时回家照顾妹妹。扎制纸花的作坊,大多用铁丝来做花朵的枝干,工作量大时,马林英的十指常被细铁丝扎得伤痕累累,就算休养多日,可指尖处的皮肤仍千疮百孔。正是这双勤劳的手,给她平凡的小家庭带来了简单而又温馨的生活,也正是这双温暖的手,倾其所有、付出全部,只为家人得到更好的照顾,只为在自己重病之际,仍能继续为妹妹撑起那把遮风挡雨的伞。
(文中马林英的妹妹“马丽艳”为化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