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文明联播
——三胞胎中两儿脑瘫,坚强父亲用爱为子女撑起一片天
苦难中盛开的温情之花
发表时间: 2019-04-10 作者: 已有6217阅读

2018年12月26日,“本溪好人”2018年度盛典在市人民文化宫举行,现场,一位单身父亲与其三胞胎儿女间的亲情故事,感动得全场观众热泪盈眶。

这位父亲,名叫杨景达,现居溪湖区彩屯街道彩乐社区工业小区,自从他为人之父的那天起,他整个人仿佛坐上了命运的过山车,在经历了被推向最高点时的喜悦与激动过后,他又跟随着车轮的行驶轨迹,骤然滑向那荆棘丛生的黑暗谷底。回首16年前的3月26日,杨景达在众人的羡慕当中喜得三胞胎——两儿一女。岂料,这个本该像其他家庭一样过着平凡日子的五口之家,竟在幸福来临之际惨遭命运扼喉——三胞胎早产,除小女儿健康之外,两个儿子均被检查出脑瘫。要知道,一个家庭养育一名脑瘫孩子,不单单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去看护,要悉心陪伴他长期进行康复训练,而且也要持续支出各项治疗费用等等,以上种种叠加起来,很有可能压垮一个普通家庭,若是将这些情况翻了倍,那么所要面临的艰辛更是常人无法想象的。2010年,在接连遭到家父离世以及两个儿子身患脑瘫的沉重打击后,杨景达的妻子马丹大病了一场……考虑到马丹的日后恢复多半受心情影响,而家中现状恐怕会让她的病雪上加霜,杨景达选择了默默地承受,尽量不让妻子烦忧,可马丹担心的则是,自己的治疗费用会给本就困难的家庭增添负担,于是,她主动与杨景达协议离婚。从此,单身父亲杨景达便一肩挑起了整个家庭的生活重担,独自抚养三个孩子,生活中,他一人兼顾父母两角,在照料两个儿子的饮食起居的同时,还抽空到外面打打零工补贴家用。几年前,杨景达的小女儿考上我市一所重点高中,这本是令人高兴的喜事一桩,可接踵而至的学费问题,几乎把这个每月依靠领取低保金过活的贫困家庭压得喘不过气来。为给已上高中的女儿赚取学费,杨景达经朋友介绍,应聘到一份送快递的工作,他认为,做快递员时间相对灵活,也方便自己照顾孩子。提及家中的三个孩子,杨景达这样说道:“他们仨,我会一个一个地供。现在的首要任务是供女儿读书,等她考上大学以后,我再去供二儿子,毕竟他的身体状况没有老大严重,可以根据他的喜好培养他学习一些技能。我终有老去的一天,不能一直陪着他们,所以,我也希望,希望他们早日学会生存本领,将来能够自食其力。”

在杨景达的鼓励与感染下,杨家的三个孩子十分乐观、善良并且坚强,他们始终笑着面对生活中的一切,笑着面对命运带来的不公。他们虽然在苦难中成长,但是却用不离不弃的陪伴,给了彼此一个承诺,那承诺,犹如美丽的花朵,它芬芳动人,余香缭绕……

“生下你,就要把你养大”

论在原生家庭时的生活状态,婚前的杨景达属实没有经历过大的波折,那会儿,一家人生活得平平淡淡,每天都是其乐融融的。

杨景达的父亲,退休前是塑料厂的一名普通职工,或许是一直在基层摸爬滚打的缘故吧,父亲经常教导杨景达,要好好学习技能、练好基本功,未来就业时才有机会发挥所长。争气的杨景达也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,他于1989年进入塑料厂,成为了工作在机械设备前的一名敬业的操作工。本以为自己能够像父亲那样顺利工作到退休,可造化弄人,七年后,杨景达赶上了该厂第一批下岗潮,为谋生,他只好到零工市场干起临时工。2002年,已至婚配年纪的杨景达遇到了比自己年长几岁的马丹,二人同是工人子弟,又工作在同一系统,可谓门当户对,同年,杨景达与马丹在亲友的祝福下喜结连理。次年,马丹诞下三胞胎。谈到当年家中添丁进口的事儿,杨景达至今仍能清楚地记得三个孩子出生时的体重,“老大3斤,老二四斤,老三是三斤四两。”原本在妻子产前做孕检时,仪器显示她怀的是双胞胎,可待分娩以后,竟获意外之喜——三胞胎。见妻子为自己生下两儿一女,初为人父的杨景达站在前来道喜的人群里不知笑得有多甜蜜。然而,欢喜过后,却遇风雨。由于三胞胎早产了两个多月,情况十分不稳定,因此,三个小家伙被送进医院的重症监护室,一住就是二十余天。据杨景达回忆,当时,一个孩子一天的费用是500元,如此来算,三个孩子将近一个月的住院费对于他和妻子来说,无疑是一笔巨款。杨景达说道:“得知我家条件困难,医院特地为我们减免了一部分费用,但为凑齐剩余的那些住院费,我和妻子陆续向亲朋好友借了很多钱。”

熬过了二十几天的留院观察期,情况好转的三胞胎出院后,被父亲杨景达接到家中。在这间位于竖井地区的不足20平方米的简陋平房里,一家人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,虽说居住条件着实艰苦,但是房子距离马丹的姐姐家很近,平日里,杨景达和马丹外出打工时,姐姐就会帮忙带带孩子。时间一天一天过去,三个小家伙长得愈发可爱,爱笑又讨喜,杨景达为三个儿女取名“业顺、业兴、业旺”,希望他们的到来能让家里的日子更有奔头。

可不知为何,命运却偏偏愿意捉弄那老实巴交的杨家人。三胞胎两岁时,小女儿杨业旺已开始蹒跚学步,而大儿子杨业顺和二儿子杨业兴却迟迟不能站立,杨景达和马丹曾带着两个儿子去了多家医院,检查结果犹如晴天霹雳:脑瘫。杨景达慌了神儿,尤其在咨询过医生并且弄明白脑瘫是怎样一种疾病的时候,这个年轻的父亲觉得胸口突然出现的那种憋闷感,好像压了一块巨石似的。“今后的治疗费用咋办?”杨景达背靠着医院走廊的墙面,在心里一遍一遍地问着自己。

“再苦再难,也要给孩子治病,既然我生下了他们,就要尽父亲的责任,将他们抚养成人。”杨景达是这样说的,同时也是这样做的。正是从那时开始,杨景达用爱与陪伴时刻呵护着孩子们,每天,他除了同妻子一起做家务、打工赚钱之外,还抽空带杨业顺和杨业兴兄弟俩到康复中心做训练,看着两个儿子的状态一天比一天好,杨景达憨憨地笑了。

“对孩子,我的心中总有亏欠”

早年间,杨景达一家五口的故事曾在媒体报道后,引起社会关注。2008年前后,杨业顺、杨业兴在政策扶持下做了跟腱延长术,勉强可以站立并扶墙挪步。后来,相关部门还为杨景达家安装了可供手扶的栏杆,方便了孩子们在屋内活动。

一段时间以前,记者走进彩乐社区工业小区2号楼,来到杨景达的家。这是一间老旧的双室楼房,走廊里张贴着若干层花花绿绿的招贴广告。进入屋内,地面上简单铺装了地板,但其表面已布满划痕,再看进门处的墙面上,曾经的白墙已被杨业顺、杨业兴用手扶出了一大片油光发亮的黑色。“不用换鞋,直接进来就行。”杨景达对记者说道。往屋里去,与大门正对着的,是安着破旧木门的厕所,木门的折页吱吱呀呀地响着,门框上的油漆也早已掉落。见有外人到访,杨业顺和杨业兴从卧室里探出头,有礼貌的向记者问好。自从2010年马丹与杨景达协议离婚以后,她便只身搬至别处,家中现有的两间卧室,面积稍大一点的,摆放了三张床,分别住着杨景达父子仨,而面积稍小的房间住的是小女儿杨业旺,因为业旺放学以后需要做功课,所以必须让她拥有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。在业旺的房间里,摆放着一张床,一张书桌,以及用来储物的立柜等等,16岁,正值女孩爱美的年纪,可懂事的杨业旺却从不要求父亲给她买漂亮的新衣,她的柜子里,大多装着亲属们拿来的旧衣服。杨景达说:“周末休息时,其他孩子都换上了自己的衣服,而业旺还穿着一身校服。我很想让姑娘也打扮打扮,但以我现在的收入,勉强能供业旺上学、供孩子们吃饭,等条件好了,我一定要带业旺逛街,给她买一套新衣服。”

就在杨景达同记者讲述他们一家的经历时,大儿子杨业顺缓缓地从客厅挪动到大卧室里,孩子站在那儿,想要听听父亲在和来客聊些什么。记者注意到,杨业顺的脚上没有穿鞋,一双光着的脚丫在地面上蹭得脏兮兮的。杨景达指了指大儿子的脚,自责地说道:“身为父亲,我对孩子总有亏欠。几年前,为方便照顾业顺和业兴,我辞去了一份待遇不错的工作,在家附近打起零工,即便是这样,却仍有照看不到的地方。一次,业顺在外面玩耍时,不慎被火堆点燃了鞋子,当我听到他的叫喊声时,他已被严重烧伤。如果立刻做手术,其实可以康复,可我那会儿实在拿不出钱,就把孩子给耽误了。要是当年及时治疗,业顺的脚趾就不会外翻畸形,也不至于连穿鞋都困难了。”讲起那日经历,杨景达又补充了几句,他说:“业顺挺坚强的,这个肢体及智力均为二级残疾的孩子在被烧伤脚部时,没有哭,也没有闹,反倒用小手擦拭着我眼角的泪。”

孩子,是父母的心头肉,总会令父母牵肠挂肚。白天,杨业兴与杨业旺分别到各自的学校上课时,独自在家的杨业顺始终让杨景达放心不下,于是,在一家快递公司打工的杨景达便把业顺带在身边,让他陪着自己派送快件。杨景达说:“我上楼给客户送包裹时,业顺就在车里帮忙看东西,有时,我也让他帮我给客户打电话,通知他们快件到了。”在那辆小小的快递车里,杨景达和杨业顺载着整车包裹,奔波在送件的路上,阳光照射在“驾驶室”的挡风玻璃上,映出父子俩微笑的脸庞。

赶走阴霾的是乐观心态

在杨业旺的书桌抽屉里,存放着一叠纸质相片,里面有她和业顺、业兴的百岁照,也有一家五口的全家福。杨景达伸手拿起那张全家福照片,缓缓地开口说:“我和前妻的感情还可以,但无奈于家中接二连三的出现变故,让她感到难以承受。为了不让她的病情加重,我们选择了协议离婚。其实,离婚后,马丹也十分想念孩子、也经常过来看孩子,每次,她都会买些孩子们最爱吃的东西。”

三胞胎中,唯一健康的杨业旺是杨景达和马丹的精神支柱,他们十分关心女儿的课业成绩,希望她如愿考上理想的大学。说到考学,杨业旺也有着自己的计划,她告诉记者:“我的目标有两个,一个是争取考上医学院,将来当医生,给哥哥们治病。另外一个是报考师范类院校,因为我比较喜欢小孩子嘛,所以我觉得当幼儿教师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”杨业旺说罢,冲着记者笑了,这一笑,只见她的双眼眯成了两条弯弯的线。

不光是杨业旺,杨家三胞胎都喜欢笑,且笑起来的样子充满阳光,这或许是遗传了慈父杨景达乐观、开朗的性格吧。与三个孩子共同生活的16年里,杨景达从未打骂过他们。在孩子们眼中,父亲乐观、善良、坚强、能干,只要有他在,一家人就会感到无比踏实、无比温暖。由于经常看到父亲在派送快递之余助人为乐,杨业顺和杨业兴也将这种行为潜移默化到自己的行动中了。有一次,业顺陪同父亲送快递时,向父亲“借”了一元钱,杨景达很好奇儿子接下来会做什么,但见业顺费力地走到一名乞讨者的面前,把钱递给了那个人。还有一次,二儿子业兴在外面给奶奶看东西,有一个好心的路人见业兴可怜,便随手塞给他100元钱,业兴没有把钱揣进自己兜里,而是把它给了一个有腿疾的乞讨人员。业兴说:“我觉得,那个人比我更需要帮助。”

杨景达与三胞胎儿女的乐观心态,让他们在经历人生的大悲大喜、大起大落时,能够不惑于心、从容面对。正如杨业旺曾用彩笔在卧室墙面写下的那句话,“在人生中,只有起点,没有终点,只要你想重新开启你的人生,你的人生旅途将会更加美好。”

来源:本溪日报/武佳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