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文明联播
水润文明耀千秋 ——太子河寻踪之开篇
发表时间: 2017-01-03 作者: 莫永甫 已有287016阅读

水润文明耀千秋

——太子河寻踪之开篇

 本报记者 莫永甫

 □遥望庙后山,东北亚人类第一缕炊烟升起的地方,探寻历史与岁月留在山城本溪的印记,我们都不能不关注一个名字——太子河。

 没有什么能够像太子河这样与本溪这座城息息相关,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。

 为了表达对母亲河的崇敬与仰望,展示本溪地域文化的魅力,从本期起,我们推出大型策划——太子河寻踪。用每周一个版面的篇幅,全面梳理、展示太子河沿岸的历史、人物、故事、风俗、地理和自然风光,力图用文字与图片构筑太子河的文化雕塑。

 滔滔太子河,入海而去。对于历史来说,我们只是一个过客,太子河不是,文化也不是,只有太子河,只有文化能替我们再活500年。



 每每站在太子河发源的山峰之巅,仰看日月经天,俯瞰江河行地,思绪就会拉向久远。

 头顶的苍穹,被一片飘来的云遮住。

 云无定踪,我们不知道,哪一片云曾为我们遮过凉;哪一片云曾为我们吹过风。云本无心,但人有情。所以有诗这一片云,曾是我们的天。

 眼前的河,被重叠的万山遮蔽,可那穿云裂石的呼啸声仍破空而来。

 山河是文明的摇篮,我们不知被哪一方文明喂养过,但寻找文明的来源却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宿命。

 与黄河长江相比,眼前的太子河被地理单元封闭在辽东万山丛中,但重叠的万山挡不住它的奔涌。挡不住它向大海飞奔的脚步。一旦挣脱了万山的羁绊,它就展开为辽河平原上的壮丽风景。

 河山际遇,太子河流域成为东北2000年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

 河山际会,孕育了太子河长达2000年的地缘政治中心

 历史发展的轨迹昭示,史前时期文化,集中在辽西即辽河上游西拉木伦河流域,进入文明社会,当商周以后,则始终集中在以辽阳为中心的太子河流域地区。

 是什么样的际会,让太子河流域成为了长达200年的地域政治文化中心?

 亿年奔涌的太子河,以决雍为川、荡障为谷的气势穿越万山重叠的辽东时,孕育了50万年前的庙后山旧石器文化和4千年前的马城子文化。公元前300年,一次历史机缘将太子河流域推向了东北的地缘政治中心。

 如果历史有镜头,将这镜头拉长,我们会看见,战国中最北边的燕国,在这一年派秦开为大将,率领着燕国大军,正在攻打北方的东胡。东胡族,是燕国北边的部族,虽然尚不能称为国,但依靠游牧部落的快骑,劲弓利箭,常常呼啸着袭扰着燕国的边地。为息事宁人,希望东胡不再袭扰边地,燕国派秦开到东胡做人质。秦开到东胡后,很是乖巧,善于周旋,深得东胡信任。殊不知,秦开在东胡人的信任中,开始侦测东胡的地理环境,完全摸清东胡的地理要地后,秦开逃回燕国。燕国封秦开为大将,率军攻打东胡,将其击败。溃败的东胡人四散逃窜,不少的人向辽东奔逃而来。秦开率大军追亡逐北,并东渡辽水狂追2000多里。辽东万山丛中,东胡人逃命于前,燕国军队如潮水般漫过纷歧的路径追击于后,一路势如破竹。并将立足于辽东的箕氏朝鲜一并逐出,将辽东纳入燕国的版图。为管理秦开新征服的大片土地,燕国在当时叫襄平今天叫辽阳的地方设置了辽东郡。

 辽东大地上第一个地域政治中心如此这般地走上了中国的历史舞台。

 燕国在征伐中,完成了农业文化对游牧文化的洗礼。

 东胡人是游牧民族,生活于辽东封闭地理单元中的秽貘人也是游牧民族。习惯生活于水边台地上的秽貘人,广泛分布于太子河流域。在大禹开启的夏王朝时就来到辽东的秽貘人,2000多年来一直使用着磨制石器的工具,善于制作和使用硬弓,学会了建造半地穴式的居住房屋和纺织。但是,当他们看到燕人手握的青铜武器,轻易就能削断一根手臂粗的树,铁制农具与千辛万苦制作出来的石器农具相比,其结实、其锋利和坚韧让这些还在使用磨制石器的先民们目瞪口呆。

 文明带来的技术力量的优势远不止这些。居住在梁家的秽貘人见到燕人在威宁营建造的房屋,房屋顶上不再是茅草和黄泥,而是从未见过的烧制的瓦。板瓦置于下,筒瓦压盖在两块板瓦的交接处,另有瓦当固定在椽口处,防止椽口风吹雨淋后的腐烂。

 建房的材料从未见过,建房的很多技术也是闻所未闻。

 让他们惊讶的还在后头。燕人还能用铁石和煤炭炼出从没听说过的铁来,制造出比磨制石器锋利和坚硬的刀剑和农具。

 商业贸易更是秽貘人难以理解的事,在大大小小的集镇,总能见琳琅满目的各种货物,燕人们拿出叫襄平布的小铁片出来就能拿走自己想要的货物。商品贸易是秽貘人从未听说过的商业经济。

 面对各种闻所未闻、见所未见的各种技术和各种工具,秽貘人感到先进对落后的压迫,一种强大的压迫。

 文明既是教化的普及,也是先进技术不断开发利用的进步。尧、舜、禹所建都城的遗迹,无不是排列在铁山铜矿分布之地。当青铜器成为这三朝的国之利器、国之重器时,强大自不待言,先进自不待言。

 武备的讨伐后跟进的就是文明的洗礼。

 燕设辽东郡之后,秦、汉时采用燕国建制,设辽东郡,辖东北大部分领土。西晋时设平州,州府襄平,辖东北五郡,又设护东夷校尉,统辖东北诸属夷,管理至黑龙江流域东北大陆及朝鲜半岛。隋、唐时期辽阳一度是安东都护府首府,辖9个都督府,42个州,100个县,管辖区域面积近与西晋时期同。辽、金时期定为陪都,在辽代统治近200年间,辽阳作为五京之一,地位显赫。元代元世祖忽必烈在东北地区先后下令设东京路行中书省、东京路总管府(后改为辽阳路)。省、路治所均在辽阳,辽阳仍为东北政治、军事、经济中心。明代辽阳为统辖辽东半岛的辽东都指挥司所在地,领252州。明代辽阳城周长近1.2万米,高10多米;南北城共有9座城门,其规模宏大,城池坚固为东北第一。《辽东志》对以辽阳为中心的辽东地区经济、文化、军事状况做了翔实的记载。

 清初,曾建都于辽阳。天命十年,将京城迁往沈阳,在辽阳设置辽阳府,辖辽东大部地区。此时是1625年,东北的政治文化中心才转移到沈阳,时至今日不到400年,辽阳现仍保留努尔哈赤所建都城东京城部份城垣。

 安危常系于辽野,太子河流域的战略地位和军事价值

 河山际会,孕育一个国体或是地缘政治中心。

 从群山中穿越而来的太子河气象万千地奔到辽阳时,优越的地理条件注定了东北2500年的地缘中心就被标定于此。

 航拍太子河流经之辽东,它像一个巨大的簸箕,西边、北边至东依次为大兴安岭、小兴安岭、长白山等山脉所包围。中间是肥沃的东北大平原。大平原的南部与辽东半岛、辽西走廊及朝鲜半岛连接处,正好是辽阳。太子河、浑河两大水系在境内形成水网,可灌溉,可通航。水陆交通便利,西通燕赵,东连朝鲜,南经辽东半岛跨海即是齐鲁,扬帆可通江南,北上则直入东北腹地,西北则可进入蒙古草原。

 以此之故,辽阳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,成为英雄百战之地。明清之际的朝鲜学者金景善在他所着的《燕辕直指》一书中,有一段话非常准确地说明了这一地区的战略地位和军事价值:天下安危常系于辽野,辽野安,则海内风尘不动;辽野一扰则天下金鼓互鸣。

 中原王朝的数次辽东之战都是辽野纷扰而引发的。

 本溪人熟悉的薛仁贵横山之战庶几可说明辽东的战略位置。

 唐王朝的辽东之战,即因盖苏文在辽东掀起战乱风云挑起来的,但前后打了多年难有结果。唐王朝分析原因,是攻击的路线太远导致战果不佳。

 唐军的根据地在朝阳,每次进攻,都必须从朝阳远道而来,远途劳师,战果自是不佳。怎么办,唐王朝的眼光瞄向了辽阳,唐军眼中,辽阳即是朝鲜的门户,如果以辽阳为根据地,随时即可踹门而入。

 攻打辽阳,本溪境内的横山(今天的平顶山)自必夺取。《资治通鉴》记载了658年的薛仁贵的平顶山之战。

 薛仁贵留在平顶山上的是一个什么形象?《资治通鉴》的记载,那就是一个盘马弯弓、气势如虹的英雄。

 唐时的平顶山,是一道横亘在襄平道上的天险。四周的千丈绝壁,天然的城墙,在绝壁的豁口处,垒石阻断。城墙设有内壁和外壁,还设有角城,还设有了望台。城的四周,分设四门。一门应在玉皇庙附近,一门应在观日台附近,一门应在缆车索道站点附近,一门应在北墙东侧。加之城内有井水可饮,有稻田可耕,有利于长期防守。

 在这样的地形作战,守方可说是占尽了优势。

 658年的春季,薛仁贵从沈阳、辽阳一路行来,同来的唐朝大将还有梁建方、契苾何力。

 守横山山城的敌方大将是温沙门。

 温沙门是敌方第二次派驻横山的大将。

 横山山城在14年前失守过。

 14年前敌方的守将是谁?

 平顶山传说中:红袍盖苏珍曾领军镇守此地,并在城内凿井。城破,盖苏珍从后山密道逃走。

 敌方有此教训,唐军退走再占横山山城时,派来的大将就是一个十分厉害的人物了。

 经过这一番的推测,可看出这一次与薛仁贵为对手的温沙门自不是一般人物。不但重修了城墙,增强了防御能力,而且战法应用得当,调集了优秀弓箭手埋伏在唐军的主攻方向,要以弓箭挫败唐军的进攻。

 薛仁贵的主攻方面是玉皇庙附近的城门。

 未等大军冲锋,薛仁贵匹马先入,温沙门猝不及防,出城接战,被薛仁贵一枪逼败,退到薛仁贵的身后,遭锋涌而来的唐军裹住。这时,城墙上的敌军善射者居高临下,矢如雨下,唐军伤亡10多人。薛仁贵恼怒之下,展开射箭神技,驰马飞射,敌方弓箭手纷纷应弦而倒。有些弓箭手,被薛仁贵的射箭神技惊呆了,弓和箭不自禁地从手中脱落,直勾勾地看着状若天神的薛仁贵。直到薛仁贵冲到,遭致活捉才醒过神来。

 这就是薛仁贵留在如今的平顶山上的形象,留在本溪一段精彩绝伦的人文历史。

 辽野纷扰引发的战争数不胜数。

 公孙氏家族割据辽东引发司马懿的征伐。

 秽貘地方政权的纷扰引发隋炀帝和唐太宗的征讨。

 明帝国建都北京后,太子河流域的战略位置陡增。在辽阳设置了辽东都司府,修筑了长达数千里的辽东边墙。一线边墙外的女真民族成了明帝国的死敌,双方无休无止地互战了200多年。到努尔哈赤树起与明帝国分庭抗礼的大旗时,他的战略目光就瞄向了辽阳,为打开通往辽阳的道路,他先后攻破了抚顺城和清河城。

 努尔哈赤1621年攻克辽阳之后,对诸贝勒大臣们说:辽阳乃明及朝鲜、蒙古接壤要害之区,天既予我,即宜居之,决定将后金都城自赫图阿拉迁至辽阳。至于数年后他又决定迁都沈阳,那是为了更加接近其老根据地苏子河流域,并加强对当时尚残存在辽西地区明朝军队的进攻态势。

 之后的许多日子,太子河陆续上演了不同的故事,见证了朝代的更迭与岁月的更迭。

 专家观点

 李治亭:太子河流域是东北2000年的政治中心。

 吉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李治亭等三位学者合着的《关东文化》一书中,明确结论:历史发展已证明,关东文化的主体部分,史前时期文化,集中在辽西即辽河上游西拉木伦河流域,进入文明社会,当商周以后,则始终集中在以辽阳为中心的地区,是清以前历代统治东北的政治中心。

 金景善:辽阳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。

 辽阳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,英雄百战之地,而天下安危常系于辽野,辽野安,则海内风尘不动;辽野一扰则天下金鼓互鸣。这是明清之际朝鲜学者金景善所着在《燕辕直指》一书对太子河流域的战略地位和军事价值的确指。